背包十年从时间成空间关于理想的故事一直在路上

  《背包十年》、《我们为什么旅行》等图书曾经是一代年轻人上路的理由,这本书的作者,职业旅行家、作家小鹏,从十四年前开始上路,一直没有停下自己旅行的步伐。三年前在丽江停留,各种机缘撮合,小鹏把自己的旅行过往安放在束河古镇的一间院子--他的民宿之路开始了。如今他已经有了背包十年丽江店和香格里拉店,大理店和成都店也在筹备中,无数年轻人,来背包十年填充旅行,发呆看书、交朋友……背包十年俨然成为青年旅行梦想起源地。

  做青旅,作为「门外汉」,小鹏也曾焦虑得睡不着觉。但小鹏的优势,是基于个人的旅行经验。年复一年在路上,住过很多青旅,那些带给自己感受最好、最深的体验,都呈现在背包十年青年旅社里。他的初衷也和自己的背包旅行一脉相承:每年都会有新的年轻人,他们从大学毕业出来,要去旅行,要去结识新朋友,要去感受旅行的美好。他说:「我就是专心做青旅。」

  三年过去,在束河大部分的客栈经营不理想的情况下,小鹏的店还能达到很高的入住率。他开始重新上路,青旅就是他口中的不会忘记的「回家的路」。

  小鹏:我也了解丽江是一个过度商业化的地方,但作为一个旅行目的地,我们选择了这里,针对的是特定的客群,通过我们的打造,有这么一个小小的空间,来安放我的情怀,让许多来丽江旅行的年轻人有一个舒适满意的住处,以这个青旅为基地,来展开在丽江的旅行。

  町隐:青旅的产权状况,怎样考虑做青旅的成本,2014年还是丽江客栈物业高点的时候拿了这个院子做,对现在有什么影响么?

  小鹏:是几个朋友一起投资,我占了主要部分,而且在管理上是完全的主导。院子是租了二十年,当时的确是成本很高。但这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就不再去考虑。主要是我们现在效益越来越好,这个问题本身就不再是问题了。

  小鹏:因为是青旅,所以我们会考虑如何在有限的空间内布置更多的床位,以降低价格,提高客容量。在丽江店我们有120个床位和14间单独的客房;香格里拉有100个床位和10个客房。床位和客房设定的是不同的价位,针对不同的需求。有些朋友喜欢这种热闹的氛围,他会选择床位。有限朋友需要私密性,要更好的休息环境,那就选择单独的客房;两个客群也不会冲突,都能玩到一块去。

  小鹏:背包十年一改以往青旅给人的脏乱印象,让人第一眼就觉得颜值不错,甚至有一些精品酒店的味道(booking评为四星,去哪儿评为舒适型,这比普通青旅的经济型升了一个档次)。同样是定位青年旅社,我们的定价也比一般的青年旅社要高很多,目的是通过价格筛选掉一些只是图便宜的低素质客群。

  定高的房价,我们就提升了配置。我们的床品和用品比大部分的青年旅社都要好,目的是让入住的客人感受到青旅,不是一种劣质的入住体验,而是欢迎体验青旅旅行生活状态,乐于交流和交朋友的客人。

  但我们又跟精品酒店的那种不食人间烟火气息不太一样,在精致的外表下我们更关注的是一种随意,在设计陈设布局的细节上我们尤其用心,比如青旅我们精心计算青旅需要多少卫生间,多少个淋浴喷头,能够让大家都很方便地使用。青旅里有七八个饮水点,分别提供免费矿泉水、煮方便面的开水、售卖的饮料等。我们打造的是回到自己家一样的感觉。

  小鹏:我的职业是旅行,所以对于造青旅这件事,我是个门外汉,既没学过设计,也不懂酒店管理,因此在做这个客栈的困难,首先是来自于内心的信心不足。在做丽江这个青年旅社的时候,我也曾经焦虑得睡不着觉。

  但我个人的性格,是认定了一件事情,我就执着着往前走,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金钱都投入进来。我在微博上曾经发过“我要造青旅”的主题活动;那段时间,我就扎在工地上,基本上不出门旅行,也推掉了很多活动,因此也少赚了很多钱。但从现在来看,丽江店两周年了,一切的投入都是值得的。在束河大部分的客栈经营不理想的情况下,我们的店还能达到很高的入住率,是大家对背包十年这家店的品质认可。

  因为是新手,而且做设计和装修上的预算有限,所有许多事情都是我亲历亲为。我上淘宝网去为各种物件货比三家采购,做青旅是一个系统性的工作,采购的东西非常多,每件东西省一点点钱,总的下来就会省很多。

  在设计上,原本是要请设计师的,但由于设计的预算少,所以设计师后面不做了。所以设计这块我也自己挑了。好在拿来的院子是木构的房子,基本的框架在,并不是太难。

  在功能分区上,我们考虑到社交的区域和住宿的区域要进行分离,闹和静的分离。把床位区和单独的客房区分布在青旅的两端,中间主要拿来做社交的功能区部分。之前本来想对整个院落二楼的走廊做成通联的回廊。后面考虑到回廊会对住宿区休息的环境造成干扰,所以就又把回廊断掉,新做两个楼梯上下。这些都是新手做青旅所要更多付出部分。

  小鹏:我全世界去旅行,住过无数的青年旅社,作为一个住客,他们给到的我的体验,好的坏的,我都感触在心。在做这个青旅的时候我会注意呈现或避免。我作为一个旅行者,我知道一个青年旅社需要什么才能满足受众的需求。例如我知道青旅公共空间的重要性,所以拿了很大的面积来做公共空间,我们有咖啡屋、电影院、24小时书吧、屋顶的互动空间、游艺室、BBQ的地方,我希望大家能通过使用这些公共空间,能够从陌生人成为朋友。

  旅行的经历,让我能够了解青旅作为一个深入体验和了解一个旅行目的地的重要性,所以我们每天会有不同的体验项目,进门处的公告牌上写着每天的活动安排。从每日的徒步骑行德州扑克教学到每周的长桌宴烧烤派对旅行分享会,活动多样性的本质是为客人提供了一个社交平台;由我们青旅的小伙伴带着大家去旅行,也能深入体验了解这个城市的文化。

  小鹏:是的,背包十年本身是基于我作为职业旅行的背景做的,我全世界旅行,在路上的很多故事和记忆都在这个青旅去做呈现。例如这些书架上有我写的书,有成排的旅行类的图书,有500本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有我从全世界带回来的各种小玩意儿,每个小玩意都带着我的记忆。我们丽江店的客房命名,用的是世界各地知名的旅行目的地,都是给我深刻体验的地方;我本人爱看电影,所以丽江和香格里拉两家青旅里,都在庭院里做了很大的放映幕布,每天晚上都放有意思的电影。

  小鹏:因为配备了很多功能空间,所以我们的人员是比较多的,在丽江店就配备了二十多个人的团队。从前台、吧台、客房打扫、功能区工作人员、旅行领队等角色;我们同时还招募义工,给他们提供在旅行期间的吃住,让他们在旺季给予工作上的支持。

  做管理上,我们也制定了SOP流程,虽然简单,但还是比较有效的。我家无论店长还是员工义工都亲和力十足,并且乐意主动为他人提供帮助。对客服务是我最重视的部分,我希望能让所有入住背包十年的朋友,能感受到我们的美好!

  町隐:青旅面向的是年轻人用户,而你又打算长期做这个行业,有没有考虑这些年轻人成长后,消费能力提升,如何去匹配他们的需求么?

  小鹏:没有,我就打算针对年轻人,就是专心做青旅。我不会去迎合他们的成长然后有钱,去做1000多甚至更贵的精品酒店;每年都会有新的年轻人,他们从大学毕业出来,要去旅行,要去结识新朋友,要去感受旅行的美好;我们做好青旅,满足他们就好。我新书出来,会去高校去做交流,也是一种宣传,我相信这种传播是有效的,能够满足我们青旅的投资回报需求。

  小鹏:我们做这个店的回报周期大概是四年,相比与一些热点地区的客栈来说,并不是很高,但我们也没打算赚快钱,赚很多钱,对我而言,多赚几百万,对于我实现财务自由本身并没有太大的影响。我希望稳扎稳打。

  小鹏:我所有做的事情都跟旅游有关,青年旅社也是。我希望能够跟着节奏,合适的时机,合适的地点我们会去做,不会强求。虽然说出书不再是一个赚钱的行当,但这是我的兴趣,我还会保持2-3年出一本书的节奏,然后2-3年做一家青旅。出书是保持我和粉丝的互动和“背包十年”品牌的传播,对于“背包十年”青旅的客群维护也是一个帮助。